当前所在位置: 新疆之窗主页 > 新闻 > 正文 >

大愚浅谈中国艺术精神的最精美之点

2022-05-14 11:19:03 来源: 阅读:9059
摘要所谓“为其山不高,地亦无灵;为其泉不深,水亦不清;为其书不精,亦无令名,后来足可深戒。”书法极美,亦...

所谓“为其山不高,地亦无灵;为其泉不深,水亦不清;为其书不精,亦无令名,后来足可深戒。”书法极美,亦极难。书法之难,难在文化积累上,难在在品味表达上。《题画》诗有云:“有法兼无法,今人认古人。若能寻造化,笔墨自通神。”画如此,书如此,书画亦如此。而从书画品位来鉴赏大愚老师的书画,可从墨法、情趣、意境来说。

微信图片_20201209183022

美在墨法。墨法在书画中占着中要的地位,苏东坡说:“作字之法,识浅、见狭、学不足三者,终不能尽妙。”汉字,是中国文化的最小单元,又是中国文化的最高代表。没有深厚的文化修养,定不能写如大愚老师这般墨法如神。墨分五色,焦、浓、重、淡、清。可以看得出,大愚老师每幅书画都极善于用墨,且用墨讲究、用墨大胆、变化无穷。王羲之在《书论》中说:“每书欲十迟五急,十曲五直,十藏五出,十起五伏,方可谓书。”笔画搭配适宜、使转有情。线条决定质量,结构决定形态,韵味决定神采。书画,互为表里,相辅相成,相得益彰。而书画之美,又都根源于自然之美。书画的美是线的美、力的美、光的美和表现个性的美。“运实为虚,实处俱灵;以虚为实,断处俱续。行间有高下疏密,须得参差掩映之迹。”点与画之间的呼应,字与字之间的互盼,行与行之间的相顾,整体上气韵通达,虚实间生。

微信图片_20201209183030

美在情趣。所谓“形其哀乐,达其情性”。丹纳在《艺术哲学》中说:“自然界有它的气候,气候的变化决定这种那种植物的出现;精神方面也有它的气候,它的变化决定这种那种艺术的出现。”这是很值得深思的。书画的表现内容和艺术表现形式都有着特定时期的文化迹象."情"是书画创作的精神基础,大愚老师借助笔墨表达情趣。讲究“气韵生动”,不拘泥于物体外表的肖似,而多强调抒发大愚老师自身的主观情趣;讲究“以形写神”,追求一种“妙在似与不似之间”的感觉;讲究空白的布置和物体的“气势”。不难看出,大愚老师的书画是“表现”的艺术,表现“气韵”,表现“情趣”。

微信图片_20201209183034

美在意境。意境是大愚老师将书法的情感注其笔端之下,用书画的形象来抒发其胸中之意,让人欣赏到书画作品中的丰富内涵,从中得到启示、感悟和滋养。意境是文化的体现。大愚老师的表现方法,简单地来说是虚实间生,实是虚的基础,虚是实的升华,虚实是互相依托,互相依存的关系。大愚老师用笔的熟练程度决定着线条的质量。笔画的长短、粗细、俯仰、伸缩的准确程度,决定了书画结构形态的优劣。书画是通过笔墨表达大愚老师情感的艺术,把墨法、情趣、意境等所有的因素对比、变化、统一在一起,再注入大愚老师的技术、情感、思想、境界、追求,成就我们眼前经典的好作品。

微信图片_20201209183040

书画作家中,有独擅其一的,有两者兼得的,鲜有像大愚老师这样三者皆备的。但不管哪一种情形,都不可缺少一个“真”字:真学问,真修养,真性情。如林语堂之所说:“我们在书法中,可以看出,这就是中国艺术精神的最精美之点。”

大愚,号虚空,中国传统笔法、星云图创始人。其用笔如作篆籀,洗练凝重,遒劲有力,在行笔谨严处,有纵横奇峭之趣,是致力于探索与书画有关的笔墨学者;喜明代徐渭之风,研究黄宾虹“五笔七墨”独特画风,探索传统笔墨与宇宙星云的碰撞、开创星云图国画风新领域; 其代表作有:18米惊世长卷《新富春山居图》、12平方米巨幅《万壑奇峰图》、传统笔墨《拟黄山汤口》《秋鸿》,创新星云图系列《十方空间》《创世之柱》《迷踪》等。


相关滚动